剧情简介

《闭眼第二季》 - 他来了请闭眼第二季剧情该部由LesBohem开发的剧,讲述的是洛杉矶某犯罪财团经营的一家街头占卜店里的一名员工突然鬼迷心窍,发现自己能看到虚幻的事物,从而想要挑战人生的故事。 详情
  • 9.0分 10集全

    你第三季

  • 5.0分 更新至02集

    鬼屋欢乐送第一季

  • 7.0分 更新至01集

    直言真相第二季

  • 6.0分 更新至01集

    失落的秘符第一季

  • 7.0分 更新至03集

    美国之锈第一季

  • 8.0分 10集全

    外星生命第二季

  • 8.0分 更新至01集

    菜鸟老警第四季

  • 10.0分 BD中字

    卡洛娜走丢了

  • 5.0分 HD

    奋斗的乔伊

  • 8.0分 超清

    致命弯道

  • 5.0分 超清

    世纪大毁灭

  • 8.0分 超清高清中字

    自然之力

  • 4.0分 更新至20200910

    自然有答案

  • 10.0分 HD

    校队风云

  • 10.0分 HD

    两周2006

庆余年:第二季已然在筹备中,范闲被言冰云一刀刺死后又怎样复活?

我觉得这只是他二人的计谋,为了迷惑敌人,范闲并没有真正的死,应该只是受了重伤,后面会有人救他。



流星花园第二部剧情(第29集以后)?

你是说台版的对吧~~ 道明寺从傻哥那得知叶莎骨随配对失败后,决定带着叶莎在他生命最后的几个月,陪他环游世界…道明寺从道明枫的口中得知杉菜离职了… 咪咪和杉菜到旅行社工作,青河到旅行社找咪咪和杉菜去跳舞,杉菜因为跟类有约所以不去,咪咪则因为要打工所以无法去,但后来在餐厅碰到咪咪原来她再跳钢管舞,青和十分生气咪咪对他说谎,青和问杉菜若是好朋友欺骗她的话该怎么办?杉菜要他好好的听他解释,青和找咪咪得知她为了筹学费所以不得不赚钱,青和感到心疼,答应咪咪自己会好好地照顾她… 美作帮筱乔修好大提琴,筱乔高兴的献上一吻… 邮差先生送来信件给傻哥.席地坐在屋外的阶梯上,傻哥读著信:“傻哥,我是叶莎,布拉格的冬天充满著希望的气息…”“其实我早就知道阿寺恢复记忆了…想起了他对杉菜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我不敢去面对…所以我贪心地接受了阿寺陪我环游世界的友谊…”“其实我一点都不勇敢…我害怕失去…所以我画下了所有的背影…好让所有的一切都走不出我的视线…”“阿寺陪著我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我释然了!也想通了!原来上帝安排我出现在阿寺跟杉菜的故事里,是为了要让我学习杉菜的勇敢和坚强…”“我想起了我父亲和族人…他们每天在海边为我祈福…我拥有你,阿寺,还有杉菜的鼓励…我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我要活下去!”“当你看到我的来信时,请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我已经回到了不丹…因为我的信念,感动了上帝…骨髓配对成功了!”“我只能把阿寺和杉菜的幸福托付给你!我曾经爱过一个名叫阿星,迷了路的男孩…现在我和对杉菜始终深情执著的阿寺成了朋友…”“同时拥有阿星对生活的认真,和阿寺对爱情的奋不顾身的道明寺,才能给杉菜真正的幸福…”“傻哥,在这里,我把背影留给你…不要感到伤心…因为明年的今天,傻哥跟叶莎会一起在巴塞隆纳的庄园里,喝著红酒…”读完信的傻哥满心感激地对著天际大喊:“谢谢耶稣!谢谢阿拉!谢谢圣母玛莉亚!谢谢菩萨!谢谢!谢谢!” 国家级音乐厅里,筱乔和弦乐团进行著她返国后的第一场演奏会.台上的筱乔优雅地专业地拉奏著大提琴.青和.咪咪.殷妈妈.美作母亲.美作.西门在台下排排坐,认真欣赏聆听.专注深情地看著筱乔的美作回想起:“那边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是谁?没看过…”在西门的庆功宴上,第一次看到筱乔,听西门介绍后,自己的不屑态度:“又是一个没大脑的名贵花瓶!”在PUB里,当著兄弟的面,强吻了筱乔,筱乔打了自己的一巴掌,“刚才是你的面子!现在这一巴掌,是我的面子!”筱乔因为自己的醋意玩笑话,将她心爱的大提琴扔下海,自己跳水为她救回琴.堤岸上的她急著呼唤:“不要捡了!你回来!你快回来啊!”前几天,在街头,筱乔的献吻,自己的惊喜声音“你不知道,这件事应该是由男人主动的吗?”捧起她的俏脸,深情感动地与她缠绵拥吻.悠扬琴声收尾,停止.全场响起如雷掌声.筱乔拿著大提琴,从椅子上站起来,笑容可掬地对台下所有人致意:“谢谢大家.”“在安可曲之前,我想跟大家说一个我跟大提琴的故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爱上了一个男孩…”台下的美作一脸忌妒和醋意的表情.“可是我一直没机会告诉他…直到我出国念书…我开始用所有的思念来拉琴…但是这次我回国后,才发现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现在我要献给他一首曲子,感谢他启发我对爱情,对音乐的热情…这是他最爱听的‘世界名曲’…”筱乔坐回椅子上,架好琴.美作再也承受不了溢出胸口的妒意,难堪地站起来,走到通道上,朝出口方向走.却听到身后响起的大提琴独奏声,竟是“哆啦A梦”的主题曲.惊愣住而停下离去的脚步,回过头,美作深深地望住台上的筱乔,感动不已地笑了.拉奏著大提琴的筱乔也望著美作,露出温婉慧黠的笑靥.愣在原地,美作开心地感动地几乎红了眼眶.在乐团里大小提琴与钢琴的伴奏下,筱乔演奏完她首场演奏会的安可曲—‘世界名曲’哆啦A梦.场内响彻掌声,筱乔站起来,向大家欠身致谢.美作回忆起当时在两人相亲的餐厅里,殷伯母问:“美作,要不要听什麼曲子?我让筱乔拉给你听.”自已的恶作剧:“世界名曲,哆啦A梦.”却让筱乔这样认真用心地记在心里,美作深深感动著,狂喜地让目光锁住台上佳人的倩影.厅内掌声持续不绝,大家全纷纷站起来热烈鼓掌. 演奏会结束后,散场后的音乐厅,筱乔从后台走出来,走近席地坐在舞台上的美作身边.美作:“那时候,你总是绑著两支辫子,戴著大大的眼镜…”筱乔笑嗔:“所以你就根本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十二岁就谈恋爱!你会不会太早熟了?”“不会啊!我的确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上你…可是你根本就忘记我了…”“所以你才故意整我,好报我忘记你的仇?!报复我让你从十二岁等到现在…”美作这才恍然大悟地欣喜笑著.“那你现在还等什麼?”筱乔暗示.美作一时没听懂,筱乔:“你说过…有些事情要由男人主动…”美作意会地笑开,站起来,伸手牵筱乔也站起来,紧紧紧紧地搂抱住筱乔,与她无限深情地缠绵拥吻.久久,才舍得离开对方的唇,两具紧贴彼此的身子幸福地相拥. 白天的台北中正机场,阿寺一身轻便地背著小行囊,走出入境出口.晚上,阿寺走回到道明豪宅的豪华大门前,在又飘雨的夜色里,握住铁门上的铁栏杆,有些抑郁地望入宅内.又是飘著雨丝的道明大屋外的柏油路上,阿寺踽踽独行的背影,朝大屋方向缓步前行.走回画室,走到盖著白布的大幅画板前,阿寺伸手拉下白布.白布下,是叶莎亲手秘密绘下的,蓝天白云下的叶莎的背影,望著远方的一轮艳阳.阿寺凝视著巨幅画作,忽然像是看到叶莎本人就真的背对著自己,站在她的背影画像旁,然后,她缓缓地转过身,对自己绽出开朗明亮的笑容.又再多看了一会儿,阿寺离开坐著的椅子,走到画板前,拿著美工刀动手将画纸从画板上割下来. 蹲在地上,阿寺将割下的画纸慢慢卷收起.一双踩著黑色高跟鞋的脚踏进画室.道明枫:“我听见这里有声音,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阿寺继续卷画纸,不予回应.“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我只是回来拿东西.”阿寺没抬眼地表示.“道明集团还在等著你去继承!”“你自己留著吧!我没兴趣!”“阿寺!”卷好画纸的阿寺站起身,看了母亲一眼,“我不会再回来了.今天回到这里,我一定要找回我的决定.”“阿寺!留在妈咪身边…”“在你所控制的世界里没有爱…只有权力,只有利益…还有你自己…拿别人的生命,和儿子的幸福来利用…根本不管儿子的生或死…既然这样,你就当作我真的死了吧!”道明枫愤怒地挥手就给阿寺一巴掌.阿寺捂著脸颊,转回头,冷笑,“自已好好保重.”走出画室门外.“阿寺!”“阿寺!”“阿寺!”道明枫一路快歩追上儿子的步伐.“好!随便你要耍少爷脾气到什麼时候!反正等你摔够了,你就会回到妈咪身边了!”“你说的没错,我是摔的不够…你这种没输过的人大概不会知道,摔得愈多,愈不怕痛…”阿寺头也不回地离开.道明枫像是在安慰自己:”阿寺!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是妈咪的儿子!你一定会回来的…” 离开道明豪宅的阿寺来到了旧屋外,缓缓地走,慢慢地浏览缅怀回忆著.傻哥回来,看到阿寺的背影,惊喜地喊:“阿星!”搭上阿寺的肩膀,拍拍阿寺的肩头.傻哥带阿寺走上二楼房间.阿寺缓步爬上阶梯,进到自己失忆时曾住过好一阵子的小小房间.拿著装盛著红酒的高脚杯,阿寺四处浏览著屋内的东西,看看墙上依旧保留的叶莎笔下的台北地图.走近坐在一旁也喝著红酒的傻哥面前,”傻哥,你一个人住,怎麼有本事把房子搞得这麼乱啊?”傻哥大笑,“忙著煮菜,忙著交朋友,忙著狂欢…忙著偶尔牵牵小手…我忙得咧!”“傻哥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变唉!”阿寺被傻哥逗出笑意.“你以为你把自己搞得像个流浪汉,就是改变了吗?你以为不跟我们连络,躲起来,就真的改变了吗?”“我没有躲啊…跟著叶莎四处旅行以后,我发现这样的生活更充实!也很单纯!饿了,就去打打工…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躺一躺…寂寞的时候,就像你一样,交交朋友…”“但是没有牵小手…”傻哥暗示. 阿寺却没听懂,“牵手?我有牵一个小朋友过马路…”傻哥被阿寺的直率惹笑,”你既然那麼爱旅行…那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翻找出一只首饰盒,拿取出流星男戒,傻哥慨然:”很久以前,我就想找个地方,挖个很深的洞,把它埋起来…可是又怕埋得不够深,会害后来挖出来的人受到那个诅咒…”“要你哪天到了太平洋,找个最深的地方,把它丢掉吧!”将戒指递给阿寺.微颤抖著手,接过流星戒指,阿寺是欲泪的表情.傻哥对将把表情凝得很深很伤的阿寺说:”我终於把这只戒指还给你了!要不要丢,就看你怎 麼决定!在没丢掉之前,你幸或不幸,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什麼时候走?”“大概这一两天吧.”“答应傻哥,走之前,跟我好好喝一摊!你一定很想念我的三杯田鸡吧?”傻哥的话才让阿寺又绽出笑容,两人在阳台上畅谈共饮. 台北NEW YORK NEW YORK Shopping Mall附近.小馆子里,阿寺面对著满满一桌的佳肴菜色.“傻哥,这麼多菜,我们只有两个人怎麼吃得完啊?”问向正端著菜放上餐桌的傻哥.“谁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嘿!”满脸笑容的美作,西门,类踏进小屋里.走在最前头的美作开心地走近显得惊喜的阿寺,轻力道地朝阿寺腹部拍了一掌.西门:“傻哥一通知我们,我们就立刻打电话叫类回来!一共花了三小时四十分!”傻哥:“怎麼可能?你们用飞的喔?”“你说对了!我们真的是开直升机去接类回来的!” 类戏谑:”只不过…美作开直升机的技术真不是普通的烂…”逗笑阿寺.“你这家伙!真不够兄弟!一直没有消息,不跟我们连络就算了!现在偷偷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们!还想偷偷地走!”“你们说,该拿他怎麼办?”类笑著提议:“揍他!”阿寺:”你们说扁就扁,那我算什麼?”西门:“你说不扁就不扁,那我们算什麼?”美作:“扁啦!”美作率先轻拍了阿寺的胸口一掌,接著,西门作势要给阿寺的肚子一拳,阿寺缩了一下腹部,落下的却只是根本没使力的小小拍击.然后,类朝阿寺的脸狠狠出拳,但到了阿寺眼前三公分左右,便停住了,收回拳头,类露出更大的微笑.五人碰杯,“敬阿寺今天的归来!”类:“也敬明天的分离!”“敬F4!” 五人乾杯,快乐开怀地畅谈,大家听阿寺聊旅程的经历,畅怀地吃著聊著喝著. 类在屋外独自坐著,惯常忧郁的神情.阿寺拿著一罐酒,走到屋外,问类:“干嘛一个人在这里?”“透气啊.美作和西门喝醉了?”“他们应该差不多了吧!”阿寺忖度了一会儿,才略为支吾地开口:“你一个人回来啊?”“那…”支吾著,问不出口.“你想问的是杉菜对不对?她明天去日本.”“你才回来,她却要去日本?!等一下…你们不是在一起吗?为什麼她还要那麼辛苦?你为什麼没有好好照顾她?”努力压下自己的情绪,却还是激昂不已的神态与语气:“她之前吃的苦还不够多吗?你为什麼不让她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你那麼激动干嘛?”类的话像是兜头浇了阿寺一桶冷水,让他瞬间噤了声.“为什麼一提到杉菜,你就那麼激动?你明天不是就要走了吗?那杉菜的快乐,杉菜的幸福,又关你什麼事呢?”阿寺哑口无言,类:”杉菜的快乐,杉菜的幸福,能给她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人.”阿寺却忽然涌上怒怨交杂的情绪,”那又怎样呢?!这是命运选择的啊!”类猛力挥拳揍上阿寺的左脸颊.阿寺捂住脸,吃惊而睁大眼地回头看著类,“不服气吗?想反击吗?那天我对你挥了一拳,你却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从裤子的口袋里拿出一只信封,放到阿寺的手上,“命运,现在掌握在你的手里,至於要不要拿出反击的勇气,随便你,如果你没有反击的勇气,这种东西,就丢到垃圾桶吧…”类走往屋门.阿寺拿住信封,转过身喊住类,“类…我该说什麼好呢…” “你什麼都不用说…只要好好对杉菜.”阿寺对兄弟露出感激的笑容. 甜蜜的杉菜之家,一大早就传出吵吵闹闹的声音.妻:“七点半了?!爸爸你是不是把闹钟按掉了?!我明明调了五点半要起来啊…”夫:“我被你挤得连翻身都不能,怎麼按掉闹钟啊?!”两夫妇一边争吵不休,一边从主卧房走出来,两人都顶著凌乱的头发,妻:“我们女儿今天第一次带团到日本,如果你害她迟到,你就惨!”走往女儿房间,“杉菜…杉菜…杉菜…起来罗…杉菜…” “我们女儿咧?”进到女儿房里,却空无一人,枕被也都整整齐齐的叠在床上.杉菜爸还没完全清醒,“喔!我知道了!我们杉菜昨天晚上没有回来!”“你睡糊涂了喔!我们昨天晚上还帮我们家杉菜整理行李!什麼没貋?”杉菜妈在杉菜的书桌上看到了一张信纸.杉菜留下的:“爸,妈,舍不得叫醒你们,我出发了.”“真奇怪,我已经开始想家了,其实我也不过是到日本五天而已啊…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快快乐乐地出门,平平安安地回家的…所以,妈,拜托你不要再唱歌仔戏了喔!”一起读著信的杉菜爸妈一边看信,一边又哭又笑的.“爸,妈,我一直想告诉你们,我很高兴我的爸妈是你们!虽然我们家一直都很穷,但是有爸妈你们每天的搞笑,温馨,我真的过得很开心…虽然我一样只是杂草,不起眼的杂草,但却是坚强的杂草!所以我要谢谢爸妈生了我…谢谢你们.” 读完信的杉菜爸妈垂著泪滴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我们的女儿长大了!”“对啊,杉菜长大了!真的长大了!那我们也要争气点!女儿都长大了,我们不能一直长不大…”“爸爸!那请你以后用自己的衣服擦眼泪和鼻涕!”妈妈对拿著自己衣袖擦眼泪的丈夫,不悦地提醒.“喔…老婆,你不是说男人的眼泪是最珍贵的吗?所以我是在把这份礼物送给你唉!”“不用了!从结婚到现在,你给我的都是废物!就连你自己也是废物!”“那你就是最会废物利用的人啦!怎麼样?用了这麼久,好用吧!”两夫妻嬉嬉闹闹,直到有人来按门铃.正在机场的杉菜分发著机票给这趟日本游的团员.阿寺背著行囊在大街上狂奔追赶著.杉菜妈妈的泣声控诉为衬底:“我才不会笨到把我们杉菜现在在哪里告诉你咧!我才不会笨到让你再去伤害我们家女儿咧!我才会不笨到告诉你杉菜正在机场,准备搭九点四十分的班机去日本咧!我警告你喔!你这次一定要好好对我们家杉菜喔!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喔!...” 阿寺不停地在大街上跑著,冲赶往机场的方向.冲进一辆停在路边的taxi,另一位拦下车的客人:”先生,这是我叫的车!”坐定后,伸手拉车门的阿寺满脸兴奋的微笑:“我有问你意见吗?”关上门,taxi立刻赶往机场. 机场这边,杉菜接起手机,“我是杉菜,什麼?小杜盲肠炎?!要我去接她的班?...嗯,我是去过巴塞隆纳…可是…那我现在这一团在怎麼办…”阿寺赶到机场,冲进门,拿出护照和机票,在人群中匆忙地穿梭.另一位小姐跑到杉菜面前,”我是要接你的班的人,这是你去巴塞隆纳的机票,等一下就要飞了.”“那我们这一团就交给你了!九点四十的飞机.还有两位团员去洗手间,等一下就回来.”杉菜交代著.“好,你要赶快喔!你的飞机要飞了!”杉菜赶紧过去登机门.阿寺穿过重重人潮,抵达柜台,将护照机票放到柜台上,“对不起,我有迟到吗?这是我的机票和护照.”服务人员拿过机票和护照办理登记,阿寺左右张望,再问:“请问,今天有旅行团吗?”“有啊!每天都有很多旅行团.这是您的护照跟机票,在一号登机门登机,九点四十分起飞.” 巴塞隆纳的街景,taxi后座的杉菜张望着街景,经过高弟所设计的圣家堂,陷入回忆里:第一次同游西班牙的一对情人站在圣家堂前争辩,“你一定是妒忌他!天才跟疯子只有一线之隔,你这个笨蛋当然看不到天才,只看的到白痴!”“我只看得到白痴?!...对啊对啊,所以世界上那麽多美女,我却只看上了一个抬着头看傻了眼的白痴!”杉菜佯怒地瞪了阿寺一眼,忍不住笑了. 现实中的杉菜,坐在taxi车里,微微黯然了,”记忆到底是甜蜜的?还是痛苦的?就像是对我的考验一样…不管道明寺在哪里…’记忆’都在我这里…我躲不掉,也没有人可以带得走…” 打开门,踏进饭店房间里,杉菜凝望着这曾经熟悉的地方.回想起:那时候,两人在饭店的第一夜,自己站在阳台上眺望着巴塞隆纳的夜景,阿寺走近身后,从后面搂抱住自己,两人都笑得十分幸福甜蜜.从甜美的回忆中再摔回现实世界里,杉菜慨然地黯了脸色,然后再努力振作起精神地坐进沙发里.拨出电话,”喂,你好,我是这次的导游杉菜…” 第二天一早,杉菜手持扩音器:“各位‘情定之旅’的团员请上车!各位‘情定之旅’的团员请上车!”清点团员人数:“…许佩玲…黄峻宪…”“林淑美…周武雄…林淑美…周武雄…?”看到不这两位团员举手.“导游,我刚刚有看到他们两个还在那边买纪念品!”有团员抱怨.“那我下车去找他们,你们在车上等一下喔.”下车后,一名兜卖缤纷五彩气球的售贩向杉菜走来,杉菜向他摇手示意不买.不经意地抬眼看见满天飘升的粉红色气球.杉菜想及:“杉菜小姐,我把我的幸福交给你了!”阿寺在自己面前绅士般的欠身弯腰.伸手去拿,却漏接了那颗红色气球,两人失望地看向飘离的气球…杉菜发现满天的气球是从前方不远处开始飘升,看过去,是一个抓着大把粉红色气球的小朋友,他不停地陆续地让手中的气球一颗一颗地冉冉升上天际…有人来喊:“导游!他们两个回来了!”“喔.”杉菜才回神,跟着上车. 前往下个景点的车途上,杉菜尽职专业地向团员引荐下个游览点.“好,那我们五点的时候,在卡纳勒喷泉那里集合.”“导游!听说喝了卡纳勒泉水就一定会再回到巴塞隆纳来,是真的吗?”“我不确定 !不过我喝过卡纳勒的泉水,现在我的确再次回到了巴塞隆纳…”“那我等一下一定要喝它一大缸!”引来众人的笑声. 在YO TE AMO的背景歌曲中,杉菜也下车,一个人在久别归来的巴塞隆纳街头漫步.走经一座广场,惊得在广场上啄食的鸽群振翅飞起.看到街畔的一只木桶,彷佛还正看到,几个月前的阿寺穿着帅气衬衫,弯下身徒手装盛着泉水喝的身影.“也许真的是卡纳勒泉水让我回到了巴塞隆纳…”杉菜摸着左手中指上的流星戒指.“那…道明寺呢…?”忍不住黯然神伤.“道明寺你听到了吗?我在这里…” 西班牙的年度盛事,一年一度的斗牛竞技赛场上,杉菜手拿着V8拍摄下斗牛场上的热闹喧腾,而露出淡淡笑容.下一刻,却被周围的疯狂亢奋人潮推挤而跌在地上.杉菜轻揉被撞疼的拿着V8的右手臂,挣扎着想爬起来,身旁的人潮却持续拥过来.另一只戴着流星戒指的手探向杉菜,杉菜顺势地将手放进好心人的手心里.两只戴着一对流星戒指的手紧紧相握,这一对失散许久的流星戒指终於相遇了.倒在地上的杉菜藉着另一只手的拉力,也使劲地想撑起身体站起来,然后总算抬眼看向同样戴着流星戒指的手的主人.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阿寺微笑的俊脸,杉菜惊讶地睁大双眼. 游览车停放处附近,阿寺跟杉菜两人约间隔着一个小朋友宽度的距离,邻坐着.两人都蹰措着该如何开口.杉菜打破沉默:“你好吗?”阿寺不答反问:“ 好吗?”“还不错啊!”“我也还不错.”“怎麽会这麽巧…”游览车司机按出喇叭声提醒杉菜. “我该走了…”站起身,杉菜:“道明寺,我…”“什麽?”阿寺满是期盼地等待.杉菜却掩饰了一下真正的心情,只说:“我们台北见.”阿寺失望了,“台北见.”杉菜走上墨绿色的游览车,车门关上,掉头开离.愣在原地的阿寺见到游览车一驶离,赶忙拔腿紧追在车后.极力猛追了好一段路,阿寺跑不动地停下来,站在路中央急促喘气,看向毫不留情开远的墨绿色大车,沮丧着.忽然身后传来:“道明寺!你要去哪里啊?”阿寺惊喜地回头,看到杉菜笑开的脸,也跟着喜悦地绽开笑脸.两人相隔约叁十公尺的距离,开心地对望着. 两人终於一起回到St. Pons教堂.在上帝面前,闭起眼,双手合十,虔诚地垂首祷告.杉菜先睁开双眼,转头看着阿寺仍念念有词地闭眼祈祷.“你祷告得那麽认真,到底都跟上帝说了什麽啊?”阿寺睁开眼,看向上帝,有点小孩子气地抱怨:“我说,我为了来这里,走了好长一段路…我拜托祢不要再整我和杉菜了好不好?”杉菜边听边蹙紧了眉,“哪有人跟上帝说话这麽没礼貌的!”阿寺反驳:“我哪里没礼貌啊?我还说了‘拜托’ !”打了阿寺的左手臂一下,杉菜再转向上帝,“上帝,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不要跟他生气喔!”“上帝哪有像你这麽小心眼啊!”“我哪里小心眼!”瞪向阿寺.停了一秒钟,杉菜接着又想到可以反击的话,“对啊!我就是小心眼!才会喜欢你这个大猪头!”阿寺嘟着嘴,想反驳地:“我…”“早知道我就跟花泽类那个小猪头在一起!让西门和美作那两个白痴…”杉菜未炮轰完的话语全数被阿寺突如其来的深吻给含下去.杉菜惊喜地睁大眼看着放大在眼前的阿寺闭着眼认真深情的模样.随即开心地闭起眼睛,投入地回吻.镜头再带到阿寺的脸,他微张开眸,也凝望着眼前阖着双眸情深回吻自己的杉菜,然后又满足地闭上眼睛.两人吻得情深投入而缠绵.慢慢地,镜头再拉到巴塞隆纳街边的一张坐椅上,椅背的木板条上刻着“菜&寺”…远远地听见了杉菜的声音嗔骂着:“道明寺!你怎麽把我们的名字写的这麽丑!”… 台湾这边,亮黑的天色下,傻哥的小餐馆门前,类.西门.美作以及傻哥四人,各持着一瓶酒,庆祝似的喝得微醺.傻哥举杯:“敬杉菜和阿星!”随即好奇:“那两个人现在会在巴塞隆纳干什麽啊?”“还不就是在那边猪头来猪头去的!”四缺一的兄弟叁人都为彼此有默契的臆测而朗朗大笑开. 巴塞隆纳这边,终於在教堂里相守的两人还在缠绵悱恻地拥吻不休…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风行电影网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